首席律师
朱湘君律师
朱湘君律师
  朱湘君,杭州资深律师,浙江大学法学学士、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专业在职研究生,现为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家族信托杭州分中心主任...详细>>
联系方式
首席律师:朱湘君
执业证号:133012 009112 18388
所属律所: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
专业领域:公司业务 合同业务 建筑房产
手机号码:13345811592
Q Q 号码:1281655059
e-mail :1281655059@qq.com
地  址:杭州市江干区新业路228号 杭州来福士广场T2 12楼

朱律案例:公司章程、股东会强制转股案

来源:www.lawyer1979.com  人气:  时间:2015-12-31 20:24:57

经典案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的规定和《委托合同》的约定,需对当事人的信息予以保密,因此以下涉及名称均以某某等代替,请勿对号入座)

朱湘君律师作为被告股东甲某的代理律师,应诉原告股东乙某,被告丙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该案涉及公司章程,股东会决议强制转让股权的效力,股权代持等综合性法律问题。除了《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八条的情形外,对于其他情形目前并无明确的法律可寻,司法实践中对该类案件有支持有效说,也有支持无效说。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朱湘君律师认为每一个案件均有其特异性,不能一概而论。该案最终在代理律师的有力答辩下,经过主审法官等多方努力,成功调解结案。以下附答辩状摘要。

一、股权具有财产权与身份权的双重属性,非经股东自愿或法律规定不可被剥夺公司《章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为无效条款,以此条款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应属无效,理由如下:

1公司《章程》是公司自治性规范,该规范与《民法通则》、《物权法》等强制性法律规范相抵触时,应当认定章程的该条款无效。《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物权法》第六十五条、六十六条均规定,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侵占、哄抢、破坏。在没有经股东本人同意的情况下,通过章程规定及股东会决议强行转让股权的行为,是对股东合法权益的一种侵害。

2公司《章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违反了《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现七十一条)第一、二、三款,应属无效条款。《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第一、二、三款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范 ,第四款 “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指的是对股东股权转让的受让主体范围、受让程序及优先权行使等非实体处分权范围内的事项,可以由公司章程另行规定。第四款是建立在股东主动转让股权时作出的特殊约定,而不是建立在强制股东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转让股权。同时,公司《章程》第十三条对股权转让作了符合法律的规定,甲某完全可以依此对股权进行自由转让。

3、依章程强制转让股东股权以将股东除名的行为,违反法律的公平性原则,违背了《公司法》保障中小股东在公司中的股东权益的目的,该等条款应属无效。根据公司《章程》第十八条第三款,股东会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除大股东丁某外其余7位股东加起来的股权比例仅为49.5%,假设大股东丁某因各种原因离开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因重大过失或严重违反章程行为等,其他7位小股东永远无法达成有效股东会决议要求其强行转让股权,公司《章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完全是为公司大股东、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大股东丁某量身定做,目的为了控制小股东,剥夺其合法权益。

4、公司《章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中关于“转让价格不得大于其出资额”的规定极其严重地侵犯了甲某的财产权,应属无效。甲某从2003年成为公司股东,9年中为公司发展做了巨大贡献,甲某应享有的资产收益已远远高于当初的出资额。根据2012年度工商年检报告书:截止20121231,公司的账面所有者权益已达103631464.84元,该数据未包含公司具有工程设计甲级资质证书等无形资产价值。根据公司的行业特性,所有者权益在13年、14年稳步增长。甲某入股12年,截止今日依然是公司合法股东,其出资额与现有股权的实际价值存在极大差异,若将转让价格定为出资额明显不合理,将会极其严重地侵犯甲某的财产权,侵犯小股东的合法利益。

二、退一万步讲,即使公司《章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为有效条款,被答辩人也无权根据《股东会决议》要求甲某强制退股,理由如下:

1、《股东会决议》内容违反《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现第一百四十八条)应属无效该决议第一条所依据的《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明确“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而甲某并非董事和高管,其身份是股东和公司建筑设计岗位副总建筑师(工作室主任),被答辩人无任何法律依据作出《股东会决议》 。公司《章程》第四十四条规定“不得自营或为他人经营其他企业。”而甲某根本无该等行为,更没有该决议所称“给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恰恰相反,甲某是为公司创造了极大的价值,公司的财务凭证等均有记载,被答辩人应该非常清楚。

2、《股东会决议》内容第三条、第四条违反了公司《章程》第十六条、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物权法》第六十五条、六十六条规定,极其严重地侵犯了甲某的财产权,应属无效。

《章程》第十六条明确规定了股东会行使十一项职权,该十一项职权中未包括可以通过股东会来强制股东转让股权,通过股东会决议来确定转让股权比例、转让股权价格、股权受让人等。

《章程》第四十五条对于股权受让人,股权转让价格应由股东会决定并无明确约定,同时该条规定 “如股东从成为公司股东之日起已满3年离开本公司而转让股权的,转让价格由股东间协商。” 2003年甲某成为公司股东,持股比例5% 2006年持股比例变更为7.5%2009年持股比例变更为7% 。截止2012320日甲某从公司辞职时,其已成为股东9年,被答辩人有何依据通过《股东会决议》来要求其强制转让股权,即便甲某要转让股权,转让价格也要股东间协商,受让人也可以是股东以外的人。

《章程》第四十六条规定“必须转让其不小于50%的股份。”“这里对重大过失、或严重违反本章程行为的鉴定,由股东会决定(当事股东回避表决)”但是该条款并没有明确对于转让50%还是转让100% 应由股东会决议,也没有规定甲某转让股权的受让人是乙某,更没有规定股东会可以不经甲某同意私自决定股权转让比例和股权受让人。股东会根本无权决定甲某应将持有的全部100%的股权转让给乙某。

《股东会决议》违反了《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物权法》第六十五条、六十六条规定,极其严重地侵犯了甲某的财产权,应属无效。

3《股东会决议》内容第五条完全违背甲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无需办理股权变更登记。股权转让系双务履行合同,公司《章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并不具备股权转让合同的主要要件,上述条款中受让主体不明、转让比例、转让价格均不定,根本无法构成在特殊情况下股权转让合同的承诺或生效。而甲某与乙某也从未就股权转让进行过任何的合意,达成过任何的股权转让协议。甲某从未同意将持有的7%股权以3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乙某。所谓的股权转让款也是在2015327被答辩人为了诉讼的目的偷偷打给甲某,该等行为完全是被答辩人单方意思表示,甲某在知道后第一时间打还35万元及相应利息,并明确表示不同意股权转让。若依章程和股东会决议强制转让股权,从根本上剥夺了甲某的意思自治权,严重违背了私法自治的合同法基本原则。

4股东会的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公司法》、公司《章程》规定。《章程》第十八条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召开股东会会议,应详细作好会议记录,形成会议纪要,出席会议股东必须在会议纪要上签字。”被答辩人并没有提前15天通知甲某,其也无任何有效证据予以证明依法履行了通知义务。甲某虽出席本次股东会,并对股东会决议内容进行了强烈反对,但被答辩人故意不形成会议纪要,而在进行表决时又不让甲某参加,股东会的程序、表决方式违法,严重侵犯了甲某的合法权益。

三、公司职工身份和公司股东身份分属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职工身份的变化和股东身份的变化依据完全不同的程序进行,分别由不同的法律法规进行规范。公司职工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及《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公司可与其解除劳动合同,但公司有权解除劳动合同,也无权强制股东转让股权。股东可以不在公司工作,但不影响其持有公司股权。而本案中,甲某属于个人原因辞职,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及公司大股东、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大股东丁某均签字认可。甲某辞职9个月后,为了达到剥夺其股东资格的非法目的,竟以莫须有的理由强制转让股权,严重违背了公平原则。

综上所述,甲某是公司合法股东,依法持有公司7%股权,被答辩人没有任何事实和理由予以强制转让,要求其办理股权变更手续。

此致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答辩人:甲某

代理人:朱湘

2015630